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聚焦

宁夏为世界治沙贡献“中国经验​”

时间:2018-06-22       点击:2466


  核心提示

  被三大沙漠合围的宁夏,曾饱受沙害侵扰,历史上并不“安宁”。

  20世纪60年代,宁夏的沙尘天气年均达到60天,20世纪70年代甚至达到79.2天。

  面对大自然的“责难与惩罚”,宁夏痛定思痛,主动担当维护西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使命。一代代治沙人不忘初心,前赴后继,汇聚成防沙治沙的澎湃“铁流”。

  从沙进人退到人进沙退、再到人沙和谐,奇迹接连在这片土地上发生。宁夏连续20多年荒漠化土地和沙化土地面积双缩减,创造了多个防沙治沙的“中国经验”。

  奋进新时代,赶考新答卷。在“生态立区”战略带动下,宁夏沙产业迅猛发展,年产值达35亿元以上,呈现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图景。

  1

  沙进人退: 自然对人类的“责难与惩罚”

  宁夏,是个神奇的地方。

  黄河穿境而过,鱼米之乡让人们安享塞上江南的富饶与安澜。

  然而,宁夏曾饱受沙害侵扰。

  毛乌素、腾格里、乌兰布和三大沙漠合围而来,在宁夏平原东、西、北三面形成了4500余万亩荒漠化土地,占据宁夏总面积的一半以上,成为中国西北荒漠绿洲交接生态脆弱区的典型。

  “人迷眼,马失蹄,牛犊掉到饭锅里,白天点灯不稀奇。车上房,牛跳墙,春种四茬地,秋收一斗粮。”时光已经过去40多年,但盐池县哈巴湖国家级自治区保护区管理局60岁的护林员孙万里,还清晰记得老辈人唱的这首信天游。

  “那时,盐池除了盐,就是沙子。”孙万里记得年轻时最常干的活,就是扛着铁锹清理沙子。那些爬上窗台的沙子,堆满房顶的沙子,堵住屋门的沙子,埋在庄稼上的沙子,他从未清理干净过。因为白天刚刚清理掉,晚上一场风,沙害更加肆虐。

  毛乌素沙漠顺势而来,一度曾将黄沙直接倾入黄河,大有跨河而过之势,在宁夏东部形成了绵延数百公里的沙漠地带。

  宁夏东大门盐池县,首当其冲,全县539万亩土地被沙漠侵占,其中严重沙化面积达200万亩,全县近80%的村庄直接遭受沙化危害,天然草场以每年60万亩的速度沙化、退化,30年时间草原面积减少三成多。

  盐池县花马池镇芨芨沟村英雄堡自然村,因村旁有座古老的英雄堡而得名。然而,随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被沙漠吞噬,英雄堡已经成为沙丘下的古堡,只在沙梁高处隐约露出两个墙角。

  “村里的老人说,这里曾经开过食堂,有过旅店,非常热闹。”英雄堡自然村村民王学成回忆,他小的时候10多米高的围墙已被明沙埋没,村里的孩子们常在这里玩溜沙。

  沙害猛如虎,吞噬了英雄堡,向英雄堡村扑来,上房堵门、侵田毁路…… 每天清晨,村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清理房前屋后的沙子。每一顿饭里都是细沙碜牙,每一口水里都是沙粒常在,衣服口袋里,头发丛中,被褥之内,手一扑棱,便粘满了细沙。

  庄稼生长的季节,黄沙袭来,埋了种子,压死秧苗。

  在盐池县高沙窝镇发生过这样一件惨事。一位农民晚上喝完酒回家,稀里糊涂顺着沙梁爬上了房顶,一脚踩空掉了下去,不幸身亡。

  庄稼被毁,吃饭成了问题。农民们为了生存,开始养羊。漫山遍野的羊只,成为一个个小型“除草机”,吃了草芽刨草根,羊群过处,黄沙浮起,小风一吹,沙尘漫天。盐池县羊只饲养量的激剧上升,让本已开始退化的草原雪上加霜。

  1983年,愤怒的大自然给了盐池人一个永远无法抹去的教训:

  一场黑风暴席卷全县,狂沙四起,天昏地暗,不少牲畜被大风挟裹而去,不知所踪。据《盐池县生态建设志》记载,这场黑风暴致盐池县死亡4人,受伤8人,丢失、死亡羊畜2万多只。

  悲剧,在这片土地上接连发生。

  1993年5月5日傍晚,狂风卷着沙尘如决堤的洪峰,直逼中卫县而来,风力8~12级。一小时之后,宁夏境内被狂风暴掠过。

  大自然的肆虐给中卫县留下了满目疮痍:风暴所到之处,许多危房和建筑设施倒塌,树木折断或被连根拨起,部分工厂和居民区停电停水。全县24人死亡,6人失踪,38人受伤,1787只羊被大风卷入渠中淹死。

  沙进人退,大自然对人类残酷地实施着“责难与惩罚”:

  曾经,入侵灵武的毛乌素沙地流沙已经越过东干渠,离黄河东岸只有七八公里;

  曾经,腾格里沙漠沙坡头地段每年向黄河干流输沙量达到1.65万立方米至2.2万立方米;

  ……

  宁夏气象局提供的数据表明,20世纪60年代,宁夏的沙尘天气每年平均达到60天,70年代甚至达到79.2天。

  地处腾格里沙漠南缘的中卫城,保留着一座始建于明代的鼓楼,西面写有“爽挹沙山”四字。面对曾经逼抵城下的滚滚黄沙,这四个字表达了古人抑制沙害的希望,以及用沙造福人类的心愿。

  2

  人进沙退: 人类对沙漠的“遏制与治理”

  每年春天,全国绿化劳动模范、防沙治沙十大标兵白春兰带领乡亲们造林治沙的同时,总会在心中默默“植”下两棵树:一棵是丈夫,一棵是儿子。

  38年前的春天,白春兰一家6口为了种树换点钱,来到盐池县花马池镇沙边子村一个叫“一棵树”的地方。

  “一棵树”,遍地是沙子,没有一棵树。白春兰和丈夫冒贤傻眼了。可改变生活的欲望,让他们留了下来。

  种树得有水。白春兰两口子赶着驴车、扛着铁锹,硬是在沙海中挖出了一座20米长、3米宽的小水库。可一场大风沙过后,小水库几乎成为平地。再挖!白春兰已经记不清楚,为了保护水源,她和丈夫重新挖了多少次。

  “树苗栽下了,大风一过,就被刮倒。我们就把沙子刨掉,实在干不动了,就跪在地上用簸箕铲沙子。”裤子磨破了,膝盖磨烂了,血渗了出来,白春兰和冒贤随便包一下,继续铲。

  一次,白春兰两口子种树,把两个娃娃放在沙梁上自己玩。树越种越多,人越走越远,玩累了的孩子在沙梁上睡着了。“孩子呢?!”当白春兰两口子返回来,发现娃娃不见了,赶紧在沙梁上刨。等把孩子们从沙子底下刨出来,大女儿的嘴唇已经发紫。

  白春兰两口子白天赶着驴车从家出发去种树,晚上回到村子时没有一家亮着灯。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6年。

  1986年,白春兰夫妇终于在沙边子种出了一方绿色,收获了大袋大袋的麦子,吃上了白面。

  看到白春兰夫妇治沙有了收获,曾经笑话他们的乡亲跟着白春兰来到沙边子,栽下一棵又一棵绿色的希望。

  天有不测风云。

  1997年,白春兰一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一棵棵树木将沙边子村围成了一块沙漠中的小绿洲。然而,因植树过度劳累,白春兰的丈夫冒贤因病永远倒在了沙边子。痛失亲人的白春兰,安葬完丈夫又带着孩子向沙丘走去……

  2007年,白春兰的大儿子又不幸因病离去。

  10年间,先后失去两位亲人,人们开始担心白春兰是否能够挺住。可在儿子去世的第二年春天,坚强的白春兰扛起铁锹,走向沙地,乡亲们跟随而来……38年间,白春兰带领全家人累计植树9万多棵,治理沙漠3800多亩。

  人进沙退,宁夏涌现出一个又一个像白春兰一样的治沙英雄。

  全国治沙英雄王有德,2013年退休后与人合作成立了宁夏沙漠化与沙产业发展基金会,先后募集近2000万元资金,实施了多个水土保持项目。

  在参加工作的40年中,王有德从先辈们手中接过防沙治沙“接力棒”,与宁夏白芨滩防风固沙林场干部职工一起咬定“黄龙”不放松,坚持不懈战沙魔,在黄河东岸营造出63万亩绿色长城,阻挡住毛乌素沙地向西侵蚀。

  治沙模范张生英,带领宁夏哈巴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几百名干部职工,营造生态固沙林87万亩,治理沙漠化土地25.5万亩,使11.25万亩流动、半流动沙丘变为绿洲,有效保护草原450万亩,遏制了毛乌素沙地南移。

  灵武农民顾芸香,为了治沙,耗光了原本丰厚的家底,还欠下一屁股债,得了一身病。但每当看着自己亲手种下的170多万株树木,让5000多亩沙漠披上绿色盛装,一贫如洗的她感觉比任何人都富有。

  一个个前赴后继的治沙人,汇聚成防沙治沙的“铁流”。在腾格里沙漠,治沙人在全国率先创造了草方格治沙技术,在包兰铁路沙坡头段两侧成功筑起一条长60公里、宽500米的防风固沙体系,被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确定为“全球环境保护500佳”,荣获全国科技进步特等奖。

  在毛乌素沙地,治沙人探索出外围灌木固沙林,周边乔灌防护林,内部经果林、养殖业、牧草种植、沙漠旅游业的“六位一体”防沙治沙发展沙区经济的做法,被全国推广。

  2003年5月1日,宁夏率先在全国以省为单位全面实行禁牧封育。现今,天然草原产草量平均提高了30%,干草原和荒漠草原植被覆盖度分别增加了30%和50%。

  宁夏在全国治沙领域摘得多个第一:

  宁夏是全国唯一的省级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区,中卫沙坡头是全国第一个国家沙漠公园,盐池哈巴湖是全国第一个荒漠湿地类型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灵武白芨滩建有全国唯一的防沙治沙展览馆。

  据国家林业局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结果显示,“十二五”期间,宁夏完成治沙造林401.67万亩,森林覆盖率由“十一五”的11.9%提高到2015年的12.63%。沙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70年代初的2475万亩减少至1686万亩,率先在全国实现了土地沙化整体逆转,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连续20年呈现“双缩减”的态势。

  国务院“十二五”防沙治沙目标考核中,宁夏被国务院考核为工作突出,获得考核最高等级。

  2017年6月和10月,国家林业局先后在宁夏举办中德财政合作中国北方荒漠化综合治理宁夏项目成果推广大会、三北工程精准治沙和灌木平茬复壮试点工作现场会,向我国北方13个有荒漠化治理项目的省区推广宁夏防沙治沙成果和经验。

  宁夏创造的防沙治沙“中国经验”,在世界防沙治沙领域具有典型的示范引领作用,89个国家的政要、专家来宁参观考察治沙工作。自2006年至今,宁夏农科院先后承办10期阿盟国家防沙治沙技术培训班,学员来自21个国家。

  3

  人沙和谐: 人类和自然的“依存与共生”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自治区第十二次党代会以来,宁夏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绿色发展理念,承担起维护西北乃至全国生态安全的重要使命,赶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时代答卷。

  宁夏按照“宜林则林、宜灌则灌、宜草则草、宜荒则荒”的原则,充分发挥沙区光、热、土地等资源优势,因地制宜发展沙区特色种养业、精深加工业和沙漠旅游业,合理开发利用沙区资源,培育沙区特色产业,为沙区贫困人口提供就业岗位,带动群众脱贫致富。

  人沙和谐,共享沙漠经济,成为宁夏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高频词。

  银川城南的三沙源,“治沙、生态、民生、经济”平衡驱动,打造集现代旅游、健康医养、文化教育、现代观光农业、城市综合配套五大产业为一体的国际生态文化旅游度假区,走出了一条共享沙漠经济之路。

  白芨滩林场探索出治沙与致富相结合的沙漠治理开发模式。他们在沙漠外围营造两道防风固沙林,内部引水拉沙造田,培育经果林和苗圃,职工人均年收入达到5.5万元以上。

  在腾格里沙漠南缘,宁夏香岩集团公司董事长杨飞实现了自己“沙里淘金”的梦想。10年来,公司用生物技术把沙漠变成养殖奶牛的饲草料基地,建成了沙漠大棚种植蔬菜、经果林、酿酒葡萄,形成了集生态、治沙、观光旅游一体化的农业产业沙漠园区,带动周边近1200余人就业。

  “曾经是一片荒芜的沙漠,变成了遍地生金的‘绿色银行’。”看着每年可带来1800多万元收入的沙漠蔬菜基地,宁夏华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伟光连声感慨:“做梦也没有想到!”

  几年前,林伟光带领员工在平罗县陶乐镇庙庙湖移民新村种植了6000多亩沙漠蔬菜。这些绿色沙漠蔬菜直接卖到了香港,3年时间,累计产生经济效益1.1亿元,带动3000户农民增收。

  初夏,盐池县青山乡、马儿庄乡沙地上的柠条旺盛生长。“别看这些柠条不起眼,它可是固定沙丘的好东西,等明年开春还是盐池滩羊的好饲料。”盐池县环保与林业局负责人告诉记者,柠条不仅守护着盐池260万亩沙化土地,而且每年还可为全县羊只提供3.7万吨饲料,创造经济效益1200万元。

  如今,盐池县充分利用沙区资源优势,建立灌木采种基地100万亩,沙柳资源基地40万亩,建成各种灌木饲料加工等企业20多家,年创收9000万元,带动群众就业2000多人。沙产业已成为沙区农民增收致富的特色产业。

  依沙而兴的旅游产业,成为宁夏化沙为美为利的范例。

  每逢旅游季节,盐池县哈巴湖、明长城、十里红柳长廊等沙漠旅游景区,游客如织。盐池县花马池镇曹泥洼村全民发展农家乐,一年接待游客4万人次,旅游收入400多万元。正在兴起的航空嘉年华盛宴,渐成盐池沙漠旅游的新宠。

  灵武市依托国家沙漠公园,举办中国·宁夏(灵武)国际热气球节、中国越野拉力赛、沙漠旅游节等活动,创造了改造利用沙漠、发展循环经济的成功范例,被国务院确定为推进宁夏经济建设重点推广模式。

  点沙成金。宁夏逐步形成了沙区设施农业、生态经济林业、瓜果产业、沙料建材业、沙生中药材产业、沙区新能源产业和沙漠旅游休闲业七大主导沙产业,年产值达35亿元以上,其中沙区经果林和沙生灌木饲料加工年产值16亿元以上,沙漠旅游年产值12亿元以上。

  人沙和谐,共享安宁。(记者 魏邦荣 吴宏林 李徽)

转载网址:宁夏新闻网:http://www.nxnews.net/dz/dztt/201806/t20180622_5980169.html,转载时间:2018年6月22日